4623177-1989789.jpg東華大學副教授蕭昭君(中披紅帶者),去年創紀錄擔任蕭家祖祭百年首位女主祭,並打造「女光永續」匾額,將母親、自己的名字送入祠堂。
圖/蕭昭君提供

【聯合報╱記者何定照/台北報導】

「我一度想放棄,但當走進祠堂拜拜,彷彿看到祖宗牌位散發明亮的光芒,我突然覺得,蕭家的『祖媽』了解我的心酸與不捨……」去年創下蕭家祖祭「百年首位女主祭」的東華大學副教授蕭昭君說,直到這一刻,她才決心當上女主祭。

「博士可以,女的不能」

一年一度的蕭家祖祭,早年為地方盛會,還有「祭祖歌」記錄盛況,近年也都逾百人參加,然而百年來的主祭者,一直由男性「功成名就者」擔任。一九九○年,蕭昭君拿到博士,父親興匆匆跑去問祖祭主委「女兒可不可以當主祭」,對方回答「博士可以,但不能是女的」。

「那時我只覺得爸爸幹麼跑去問這個,想都知道不可能!」蕭昭君說,自己性別意識啟蒙得很晚,身為家中唯一女兒,從小受寵,直到在大學任教,有次處理男教師性騷擾學生案,才發現「社會如此傾斜」、「社會文化的結構看不見女人」,在無數次痛哭「為什麼我快五十歲了才覺醒」後,開始著手性別平等教育。

女性都當副總統了…

九二一後,斗山祠登錄為歷史建築,並獲文建會補助修復,蕭昭君想「既然有官方補助,那也該實現性別平等」,萌生女主祭之路。二○○六年,她請父親陪她「觀察祭祖」,驚見現場根本「女人止步」,從典禮人員到服務者都是男性,決定打破這不成文規定。

她向主委要求擔任主祭,沒想到主委一口答應,說「以前的人比較古板,我比較民主,現在女性都可以當副總統了!」蕭昭君開始歡喜地學當主祭,還邀請斗山附近四所學校的女校長來觀禮,「我誠心告訴她們,因她們表現得好,我才有機會當主祭」。

嘆族譜女人有姓無名

蕭昭君的行動,還揉入女性家族情感。她感嘆傳統族譜不見女人全名,媳婦只剩姓(某氏),女兒自動消失,由於每任主祭都會在祭典後送匾額給祠堂,蕭昭君想出題字「女光永續」,並列上媽媽和她及父親的全名,「讓隱形於家族史的女性成員,出現於祠堂」。

祖祭當天非常轟動,過去只有蕭家人參加的祭典,由於「女主祭」創舉傳開,來了許多非蕭家人及蕭昭君邀請的老師,讓許多蕭家人覺得很有面子。然而典禮順利完成後,友人建議訪問祖祭相關人士、拍成紀錄片,也意外掀起蕭昭君的「傷心紀錄」。

壓力…如果祖先怪罪

蕭昭君說,自己只是埋頭猛幹,不知大家其實都不看好。比如幾位反對她當主祭的委員會委員,最後沒來祖祭;叔叔面對他人質問「以後如果家族出事,祖先怪罪下來怎麼辦」,壓力滿滿。

但當然更多開心事。她收到許多識與不識者的鼓勵;她的學生告訴她,在祖祭時聽到一男一女對話:「嗄?怎麼是女的」「女人又怎樣?你不知道女人可以出頭天喔?」還有一位八十幾歲的老先生,在祖祭時來到她面前說:「我三年前就覺得該男女平等,讓女人當主祭了!」

「行動不是不可能,是必須。」蕭昭君形容,這是一場女性的接力賽,有前輩鋪路,她今日才可能當女主祭。未來,她期待藉由紀錄片傳遞「女性重回歷史」的訊息,只嘆拍片還待募款;她還要讓已將女性列於附錄的蕭家族譜修訂版,進一步將女性列於正譜。

【2008/11/30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omenslight 的頭像
womenslight

女生正步走-牽手催生女主祭 紀錄片 官方部落格

womens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